北凉

先生心中似有山海江河,临万变而不惊,以为有天道苍苍,俯仰一世,尽得风流。世人少有感于自然之道者,而先生天赋异禀,少有知己,难怪。

举世皆以你为汉奸卖国,却道几人糊涂,又几人清醒。胜败之事,如江水之势一去焉,天地清明依旧,成王骂败寇,如此而已。

先生之妻张爱玲,以为金玉良缘。曾有时人批评爱玲字里行间无亡国之痛,题材狭小。浊人不解清者,何怪。江山易主,乱世何来真理大道,各自理直气壮,声色犬马。爱玲干净,遗世而独立,少焉。人世不过如此,何必锱铢必较。

旧时代翻过。后人所知,已不及二三。风流韵事只作饭后闲谈,尘世当真染尽风尘,鲜有人复读先生之作,只道汉奸之身,有何值得。

盛世风骨,不再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