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凉

条条框框既定的生活,也只是视角的局限吧。

好多好多好多东西都是一直一直一直习惯,最后就很没意思。所以啊有些天真的视角就很可贵,还没有被磨平的想象力,知道自己真的向往的是什么。

包括艺术什么的。能带给人的乐趣和震撼真的比单纯的理性里能得到的棒很多。认认真真猜测一幅画里的隐喻和作者眼中世界的模样,和做有工整标准答案的习题不一样;偶尔听古典音乐时脑海中的浮想联翩,以及为音符中某种东西的震撼感到值得;摄影的角度中寓有的美学和寄意的情感,对光与影的致敬,可能还有对自然原始的痴迷热爱,放到现今的呼吁和保护,无不令人动容;建筑设计中对空间的畅想游刃有余,却也包含着对人本身的思考和追求。每一门艺术深究起来都是一个世界。然而学校的体制不会教你如何发现美,欣赏美。亦然没有时间去搞什么幺蛾子,创造力想象力被各种各样的东西磨平。

总归还是能自己选择某些视角的。自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,然后自己审视和回归。视野会宽很多。

不必要啦。


“于是各自毁完一生。”


可能也只是在幻想之中了吧。

不去触碰也就不会失去。

我知道的,我们终究还是会分开。

会各自在人海中随波逐流。

会各自感叹人生的失意和荒唐。

会各自埋葬。时间也好,你也好。

我们终究会老去,会糊糊涂涂的过完一生。

可能也会忽然想起彼此。

苦涩地笑笑。

继续在这世上苟延残喘。

愚蠢的人间哦。

老子呆够了就走。


em活着果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向往光明吧。

虽然可能是废话。

但果然都是人啊。从我愤世嫉俗的同桌开始,本以为真的是对世间好多东西都客观又冷冰冰的,写箴言时又是“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会发生。”有点心疼。

罗大佑大概是个看向愤怒的窗的人吧。最后回归了自己的“家”,不只是家乡,不只是归宿。是人世间真真实实的家。

鲁迅也会为了许广平写出温暖的文字呢。是慰藉吗。

林奕含在书的最后也写了那些镜子里的向往。宁可媚俗,也不愿意看见世界的背面。

都很平凡啊。七情六欲。众生而已。

心向光明,夫复何求。


“我遇见你,都是人间最好的事。”

午安吧。

一平水散可盈离
二程归人观岸明
三看长夜静风雨
四唤深山山似己。

挺着光光的啤酒肚汗流浃背的大叔,瘦弱纤小的老人,嘈杂而脏乱的街道,一望无尽的漆黑的小巷亮着孤灯。平庸的形形色色的人,不发达而乱七八糟的小县城。没看出有什么平凡之美,亦无妄自尊大。存在是一切。我来自异乡,将去往异乡。无所期待,无所悲伤。

思锦

一盏夜三凉,
谁思云外家。
长笺尚盈尺,
提烛不远望。

光从雨中趁虚而入
凝碎了你的山何
堪过无他虚度
十万云烟

浅淡涂抹的街巷
谦抑又挣扎
那是你吧

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