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凉

研学&3

    第三天呢。
    昨天早上是去的航海博物馆。和何雨欣他们一起跑来跑去做任务其实超级满足,还在墙上一起签名什么的嘿嘿嘿。在那边看了航海历史方面的器物,大概就是随着沉船浸在水里的碗啊盘啊壶啊之类的。挺有意思。怎么说呢古代那些东西,好像就天然带着一种浑厚自得的气质。真是不可想象...文言文间,山水画间,考古出的古物间,拼凑出的到底还是那个时代侧影吧。因其独一无二和不可逆性,才令人叹谓。更吸引人的是那些瓶瓶罐罐是从海底捞上来的...经历多少岁月,承载着一个时代的厚重,那个时候的人的物什,才流传到现在。战争不断发生,世事变迁,土地和大海却是永恒的。他们所留住的东西,当是该被瞩目。看着被粘拼好的青花瓷盘子安安祥祥的立在那里,想到有一群尽职尽责的考古学家或者工匠将它们发掘,细心修补,被保护,再传承,就是感动。站在那层玻璃的前面啊,好近。就好像它们在呼吸。轻微而不可动摇。
    下午是同里古镇。其实挺美的,他们为什么不喜欢呢。有弹吉他还有打手鼓的小哥哥唱歌,《Five hundred miles》还有《斑马,斑马》,手鼓超有感觉的! 可惜我们不得不走呢。镇子里大概是有个退什么故居。有个院子一边有一颗曲曲折折很好看的树,其他三边是木楼,里边挂了字画,墨色深浅错融,洋洋洒洒尽得风流。大部分庭院都像是整体,不算工工整整,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受。石桥,假山,池塘,有二楼的木亭,交错掩映,恰到好处。照了很多照片,回来看也没什么味道了,还是我水平太low了吧。记得原来看摄影的书,干货忘了不少,记得最清楚的,却是把摄影比喻为了一本无字的书,一首无词的歌。由风景中来再归加自己的意志,没有字字分明的观点,没有大肆渲染的抒情,单向的形式予以人们追寻的余地。除却矫饰,除却盲目,摄影本身也在不断询问,什么是真,什么是灵。而对于像我一样的大部分人,只是把景色硬刻在内存里,以作为发朋友圈的资本。太过廉价的东西,更多的是嘲讽。
   

从那时起,我卖化妆品为生。
一生deso.

西安也是个,让人心安的城市呢。

可能是因为家人在这里。

一直很清闲吧。没什么担心的事,就带着一张车票,随意去它哪里。人海更迭,自如一。

晚上和家人一起去了新房转。风是温和的。绿树很多,飒飒半遮掩着街道。身旁妹妹絮絮叨叨和我说着学校的各种事,拉着我的手,还唱起来歌...《精忠报国》。不忍拂其意。

今天去了大雁塔,人很多没怎么转,反倒是我妈还有爷爷奶奶他们聊得很开心。千里迢迢赶来,还是面对面亲亲切切拉拉家常,比隔着一个屏幕的距离应付好很多。亲密关系是要经营的,怀着珍惜的心情。人有时总是太理所当然,才不知道要守护的东西,是什么。

不好的是闲下来的时候,心里全是他。

一个世纪没有见了吧。

怕是情字最杀人。自以为心向自由,却被这小小一个人困住了。你啊。

什么时候可以,亲亲切切见到你呢。

我很记挂你啊。

昨天月亮,很明亮呢。

朝思暮想,念念不忘。

晚安了世界。这个周末,能见到你。时日还是有所期盼的。

先生心中似有山海江河,临万变而不惊,以为有天道苍苍,俯仰一世,尽得风流。世人少有感于自然之道者,而先生天赋异禀,少有知己,难怪。

举世皆以你为汉奸卖国,却道几人糊涂,又几人清醒。胜败之事,如江水之势一去焉,天地清明依旧,成王骂败寇,如此而已。

先生之妻张爱玲,以为金玉良缘。曾有时人批评爱玲字里行间无亡国之痛,题材狭小。浊人不解清者,何怪。江山易主,乱世何来真理大道,各自理直气壮,声色犬马。爱玲干净,遗世而独立,少焉。人世不过如此,何必锱铢必较。

旧时代翻过。后人所知,已不及二三。风流韵事只作饭后闲谈,尘世当真染尽风尘,鲜有人复读先生之作,只道汉奸之身,有何值得。

盛世风骨,不再。